杨根连和他的金镶玉技艺

导读:对于杨根连,似乎有太多“传奇”在业内流传。他从小生活在原清朝内务府造办处流落民间的玉师云集的“青山居”,得以传承治玉口诀,并掌握了木器、玉器、金器等多种材质的精妙技法。19岁进北京玉器厂,将古法工艺与现代技术融合升华,独创薄胎工艺,曾将一块河南碧玉做成薄胎壶,最终卖价超过全车间30把壶的总价。他研究琢磨鼻烟壶内挂双链、薄胎玉器内刻工艺等技术,一块不值钱的玛瑙被他做成鼻烟壶,透见指纹、遇水不沉,俗称为“水上漂”的玉雕绝技,90年代在翰海拍出17万元的价格,至今在海外拍卖行已过百万价格。从1997年杨根连开始不断摸索古代制玉的绝技——金镶玉,2010年他的金镶玉技艺被正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杨根连也因此有了“薄胎杨”“玉疯子”“壶王”等雅号,他的作品被称为“玉雕界的劳斯莱斯”。

中国工美大师杨根连

绝技失传 乾隆工金镶玉销声匿迹

俗话说“有钱难买金镶玉”。虽说金和玉都是贵重的材料,但也不是无价宝,为什么说有钱难买呢?这还得从金镶玉的源头说起。金镶玉兴盛于乾隆年间。当时由外国进贡的玉器中,一些具有伊斯兰风格的「痕都斯坦」玉器,其中就有几件金镶玉。看着这些莹薄如纸,嵌有金银丝和各色宝石、玻璃的器皿,乾隆皇帝爱不释手!当即做出了一项决定:金镶玉只为宫中所有,不予外传,并命内务府造办处仿制。宫中的玉师用他们的智慧和汗水,结合宫廷技艺,终于创造出了象征皇家的金镶玉玉器。这项工艺精细复杂,制作一件成品的耗时巨大,仅在宫中流传,民间难得一见。所以民间“有钱难买金镶玉”的说法就顺理成章了。

有人说了,现代金镶玉可不少见,奥运金牌不就是金镶玉吗?商场柜台里到处都有金镶玉饰品,价格也不是很贵呀。玉石贴金片又或者是把金与玉用高温加热或粘合剂包在一起?有金、有玉石,就叫金镶玉吗?这怕不是对金镶玉有什么误会吧。

“金镶玉”学名为“金银错嵌宝石玉器”。最初来自于痕都斯坦(今印度北部、阿富汗南部),薄胎与金丝嵌宝两大工艺是最大的特点,这种乾隆工金镶玉玉器普遍莹薄如纸,工省制精。盘、碗、瓶、烟壶,器壁晶莹剔透,镶金嵌宝,用纤细的金丝或银丝将花纹的轮廓勾出,以表现器物的华贵之感,富丽堂皇。强调的是手工,这与现代机器批量生产的玉石贴金片工艺品决然是两种物件。

后来到清代末期,皇族没落,大批的宫廷技艺在这个时期失传,乾隆工金镶玉便是其中之一。解放后,玉器行“四大怪”(指潘秉衡、刘德瀛、王树森、何荣四位手艺高超的琢玉艺人)之一的潘秉衡曾经利用传统的老工艺,在大的器物上完成了金镶玉,但仍然用胶沾。后来潘先生的这一手艺亦失传。金镶玉从此销声匿迹。

金镶玉108颗佛珠

传承有序 巧夺天工金镶玉今日再现

直到2010年金镶玉技艺被正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乾隆工金镶玉器再现世间。这离不开一个人,他就是中国工美大师杨根连。

杨根连出身治玉世家,祖辈皆为历代琢玉匠人,自幼受家庭熏陶,恪守祖辈治玉之德,治艺严谨。他出生在老北京青山居——清末民初全国最鼎盛的玉器集散地之一,那里汇聚着出自宫中曾为皇族服务的造办处玉师,也有身怀绝技的玉雕民间高手,行间匠人们互相切磋磨炼,技艺上得以精益求精。

早年时期的杨根连在那里感受着老艺人们的言传身教,学习了别人闻所未闻的治玉口诀合和精妙技法,可谓采百家之长,鉴长者之言。1979年,年仅19岁的杨根连进入北京玉器厂工作。这里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治玉名师,由于杨根连聪慧好学,深得老艺人们的喜爱,在那里受到了各路名师指点,为其以后的创作设计打下了一个扎实的基础。1987年,被调入了技术科创新组,为钻研技术创造了有利条件,在1989年作论文《论西番做》。在刻苦钻研十余年后,杨根连所做的薄胎玉器“鼻烟壶”系列终于达到了精、妙、绝的境地。

但是,在杨根连心里始终有一个遗憾,那就是“乾隆工金镶玉”绝技的失传。1993 年杨根连离开了北京玉器厂,潜心研究宫廷绝技“乾隆工金镶玉”。1997年开始,他开始不断摸索古代制玉的绝技金镶玉。

 

发表评论